当前位置:戒杀放生 > 戒杀放生 > 正文

北京哪里可以放生泥鳅呢,浅谈老北京的素食文化

2024-03-26 11:42作者:admin

一、贵阳放生有哪些地方

1、中国素食源远流长,春秋已滥觞,古人祭祀时为表达尊重,非素食不可。以后佛教传入中国,它在本土戒杀生,并不绝对要求素食,但梁武帝一纸令下,素食遂成中国大乘佛门的基本生活规范,这极大推动了素食的发展。到唐代,宫廷素菜已达相当高的水准。然而,当时平民饮食水平不高,主食之外,几无副食。

2、五代期间,幽州等地被北方少数民族长期占据,宋王朝屡图恢复,始终未能成功,数百年的对峙,老北京与中原的生活方式产生差异,契丹、金时期,北京人生活方式近于北方游牧民族,以肉为主要副食,蔬菜较少。而此时所谓“南人”已普遍以蔬菜为副食,一些学者认为,正是这一背景,让“吃素”有了戏谑的含义。

3、北京人大规模食用蔬菜,始于明代,特别是大白菜引入,成了冬季的当家菜。明中后期,玉米被广泛引种,它成熟快,收割后离冬季尚有几十天,恰好能种一茬白菜。种植白菜提高了土地利用率和劳动生产率,给农民带来更多收益,故很快推广开来。为保存白菜,北京人开始制作酸菜。不过,明代的酸菜是先将白菜晒干,再加盐腌制,滋味略差。到清代,水渍法渐成主流,成品与今天食用的酸菜已无二致。

4、虽然嘴上说不吃素,但事实上老北京很注重吃素,民国后期,北京有一万家餐馆,其中七百家专门提供素食,占全部餐饮业的7%。如此高的普及率,原因有一是与宗教信仰相关,即使是没宗教信仰的普通人,每年祭祀祖先、许愿上香期间,他们也只吃素食;二是人们养生保健意识强;三是肉食太贵,素食滋味几可乱真,相对便宜,自然成为首选。

北京哪里可以放生泥鳅呢,浅谈老北京的素食文化

5、老北京素食分宫廷素食、寺院素食和民间素食三种。从做法上分,也是三种,即卷货、卤货和炸货。卷货是用油皮包馅烧制而成,以香菇等为主,滋味悠长;卤货以面筋等为主,重视口感;炸货则需过油,用来模仿肉菜,几可乱真。

6、老北京素菜综合全国各派之长,在全盛时期,宫廷的“素局”能制200多种美味,以后“全素刘”传承其技艺,更是蜚声海内。

7、然而,传统北京素菜脱胎于鲁菜,对基本功要求很高,制作繁复,用料讲究,有的菜光处理备料就需一周,这使其很难放下身段,原汁原味地走入寻常百姓家。在今天,随着“人造肉”的普及,化学合成香料已能仿造各种肉菜的味道,且成本极低,在它们的冲击下,北京素菜生存空间正不断被压缩,加上传统文化传承不力,今天,北京专营素菜的饭馆所剩无几,传统技艺后继乏人。

8、北京四大求姻缘寺庙分别是广济寺、三圣庵、潭柘寺和红螺寺。广济寺始建于宋朝末年,三圣庵始建于1000多年前的宋仁宗时期,潭柘寺始建于西晋永嘉元年,红螺寺始建于东晋咸康四年。

9、广济寺是北京著名的"内八刹"之一。位于北京城内西城区阜成门内大街25号。占地3公顷,始建于宋朝末年。很多人来广济寺的圆通殿求观音结善缘。想要求桃花的话,来这里就没错了。

10、三盛庵得姻缘树至今仍健在于后院南侧一隅,400年来,凡人有求姻缘者,取红绳系于此树树枝之上,诚心默念爱人之名,莫不灵验。久之,这里落下了“天好姻缘,三圣护佑”之名。

二、放生在什么时候最好

1、潭柘寺位于北京西郊门头沟区东南部的潭柘山麓,距阜成门41公里。潭拓寺风景秀美,到处都是古老的树木,在哪里有种说不出的宁静感。如果想问爱情在何方,可以求一支姻缘签。

2、红螺寺,原名“大明寺”,始建于东晋年间,至今已经有1600多年的历史,因红螺仙女的美妙传说,由此得红螺之名。南有普陀,北有红螺,红螺寺自古便香火旺盛,是拜佛祈福的圣地。

3、佛教在线北京讯2014年10月17日,“宗教社会学2014北京论坛”在北京召开,论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主办。论坛开幕式由世界宗教研究所金泽研究员主持,世界宗教研究所党委书记曹中建致开幕辞。

4、曹中建书记回顾了自1964年成立以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在宗教现状调研方面所作出的积极努力,回顾了世界宗教研究所在宗教社会学经典著作翻译、宗教社会学学科建设方面所做出的积极贡献。

5、曹中建书记指出,当前,宗教在国际、国内的社会影响日益凸显,宗教并未走向私人化、边缘化,而是产生了重要的公共影响。这一宗教现象,促使学者重新反思宗教与现代社会的关系,反思启蒙运动以来关于宗教世俗化的理论主张,促生了新世俗化理论、宗教市场论、宗教生态论等诸种理论。那么,宗教在现代社会中究竟应处于何种位置,宗教与中国社会的关系如何,宗教与社会互动、变迁的机制如何等,这些问题在当今的中国变得日益重要,急需进行深入研究。

6、为了更好地推进对这些问题的认识和思考,更好地促进宗教社会学学科建设,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创办了宗教社会学论坛,并正式出版《宗教社会学》辑刊。尽管论坛才办了一届,辑刊才出了两期,但反响不错,这坚定了我们把宗教社会学论坛及《宗教社会学》辑刊继续办下去的决心。曹中建书记介绍了宗教社会学论坛及《宗教社会学》辑刊基本情况。他指出,宗教社会学论坛的目的是为学界搭建一个沟通与交流的平台,推进宗教社会学学科建设,为构建中国宗教社会学话语体系而共同努力。《宗教社会学》辑刊由中心论题、经典钩沉、理论前沿、书评与学科综述等栏目组成,强调围绕宗教社会学理论某一议题进行多方位的研究,以及对中国宗教有理论深度的社会学研究。

7、曹中建书记指出,宗教社会学在中国是一门较为新颖的学科。三十年来,宗教社会学在中国取得了丰厚的成果。但与欧美相比,中国开展宗教社会学研究的历史较为短暂,研究水准仍有较大的距离。中国宗教社会学的理论研究仍落后于中国宗教现实,对一些热点问题缺乏研究。总体来讲,中国宗教社会学仍处于起步阶段,但随着一批年轻学者的成长,其未来发展值得期许。

8、曹中建书记强调,本届的宗教社会学论坛有一个特点,就是参会的学者当中青年学者占多数,这说明宗教社会学论坛有希望,宗教社会学有希望。最后,曹中建书记希望宗教社会学论坛能够为中国宗教社会学的发展作出积极的贡献,希望参会的诸位学者为构建中国宗教社会学的概念与话语体系而努力。

9、“宗教社会学2014北京论坛”的主题是“理论溯源”,旨在对西方宗教社会学理论追根溯源,进行知识考古,厘清其内涵与流变。本次论坛设有以下分论题:理论溯源;宗教类型学;宗教认同;中国宗教的社会学研究;当代宗教研究。

10、论坛的第一场理论溯源专题将于上午举行,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赵广明研究员主持,由北京大学孙尚扬教授评议。该场由梧州学院讲师吴军博士、北京大学张文杰博士、深圳大学讲师邵铁峰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邱永辉研究员分别发言。吴军博士发言的题目是《论哈贝马斯的“后世俗社会”概念的三重维度》,张文杰发言的题目是《世俗化理论之前的“世俗化”:概念谱系的初探》,邵铁峰发言的题目是《涂尔干的知识论:宗教与概念》,邱永辉研究员发言的题目是《“社区”的宗教社会学研究初探》。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